胡怀琛|林黛玉葬花诗考证

《红楼梦》上的林黛玉《葬花诗》,做得很好。近日有人说这首诗的意思,在明朝唐六如早有过了,引了唐六如的《花下酌酒歌》和《葬花诗》相对证,说是曹雪芹这诗是受了唐六如的影响。后来又有人说这首诗的意思在唐朝刘希夷已早有过了,引了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和《花下酌酒歌》相对证,说唐六如是受了刘希夷的影响。我听了他们两人的话,觉得都不错。但是我以为将这个意思拿来做诗的人很多,固然不是曹雪芹一人独倡的,然也不止唐六如、刘希夷二人做过。在刘希夷以前有汉乐府里的《薤【按:音xiè】露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措词大不相同罢了。在刘希夷以后,唐六如以前,岑参也有这样的一首诗,施肩吾也有差不多的一首诗。现在先将刘唐曹三首诗照录在下面,以资比较,然后说我的话。代悲白头翁(刘希夷)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儿女好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颇色改,明年花落谁复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禄池台开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寻乐在谁边?宛转蛾眉能儿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花下酌酒歌(唐寅)九十春光一掷梭.花前酌酒唱高歌。枝上花开能几日,世上人生能几何?昨朝花胜今朝好,今朝花落成秋草。花前人是去年身,去年来比今年老。今日花开又一枝,明日来看知是谁?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天时不测多风雨,人事难量多龃龉。天时人事两不齐,莫把春光付流水。好花难种不长开,少年易老不重来。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葬花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风谢,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儿女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夹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料人去梁空巢亦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遇。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按:此文据《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校对,其中与现人文版《红楼梦》异文,应系作者原笔】 我按上面三首诗,全体未必相同,不过一小部份相同罢了。今将相同的小部份摘在下面:今年花落颇色改,明年花落谁复在?……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刘诗)昨朝花胜今朝好,今朝花落成秋草。花前人似去年身,去年人比今年老。今日花开又一技,明日来者知是谁?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唐诗)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葬花诗》)这一部份可算是三诗相同的,所以某某两君有递相因袭的话。然我以为《葬花诗》里的“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二句,实在是和《薤露歌》一样,《薤露歌》 云:薤上露,何易唏?露啼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不过一则对于花而兴感,一则对于露而兴感,表面微有不同,实质可云无二。倘然云:枝上花,何易稀?花落明年更复发,人死一去何时归?那便完全和《葬花诗》相同了。除了《薤露歌》以外,再有岑参施肩吾的诗,都是一样的思想,现在照抄在下面:韦员外家花树歌(岑参)今年花似去年好,去年人到今年老。始知人老不如花,可惜花落君莫扫。(下略)折杨柳(施肩吾)伤见路旁杨柳春,一枝折尽一重新。今年还折去年处,不送去年离别人。我以为这样的思想,可以说是偶然相同,不能说有意因袭也。不能说后人受了前人的影响。如说受影响,那是大家都受了《薤露歌》的影响。再者《葬花诗》里有两句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唐六如另有一首诗题为《一年歌》,起头四句云:一年三百六十日,春夏秋冬各九十。冬寒夏热最难当,寒则如刀热如炙。两诗看起来很相像(一年三百六十日),竟一字不易,尤像因袭。然我以为此七字乃是成语,人人会说的,似乎不能以此指为因袭。又如《葬花诗》末段数句,很与袁子才《祭妹文》相像。或者袁子才是受了《红楼梦》的影响么。现在将他相同的地方证明如下: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葬花诗》)汝死我葬,我死谁埋?汝倘有灵,可能告我?(袁子才《祭妹文》)以上关于《葬花诗》的话说完了。再附考刘希夷的诗。刘希夷这首诗又作宋之问的诗,《全唐诗》中前后两见,全诗皆同,不过题目不同罢了。又《全唐诗》贾曾的诗里也有一首完全是截取刘希夷的诗而成的。其全诗如下;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幽闺女儿爱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今岁花开君不待,明年花开谁复在?故人不共洛阳东,今来空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刘希夷、宋之问、贾曾三人都生在差不多的时候.《全唐诗》上虽注明了,说道“或云宋之问夺取刘希夷的诗。”然贾曾的诗又何自而来?是贾曾截取刘希夷的诗么?还是刘希夷延长贾曾的诗呢?这真不可考了。(上海《申报》“自由谈”,1923年3月20日、21日、22日、23日、24日分五次连载)(据吕启祥、林东海主编《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2006年第二版,第82-86页整理校对)整理:心问排版:素约(1)点击右上角“…”可分享朋友圈(2)↓↓↓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