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在放长农民的利益链条

提高新型城镇化水平,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并不是“消灭农村”,也不是让所有农民都成为市民。保留适度农村人口,无论对城市还是对农村,都是件有益的事城乡二元结构差距依然是横亘在农村和城市之间的鸿沟。农民不愿将户口迁入城市,一方面说明农民并没有完全摆脱对农村的土地依赖;另一方面,也说明城市对这部分群体的吸引力不足,真正的城乡一体化还有待各方努力。农村户口的“含金量”,指的是依附于农村户口的承包土地、宅基地等物权,以及近年来逐步提高的社会保障水平。随着农村户口“含金量”的提高,不少进城务工人员权衡利弊之后,认为放弃农村户口落户城市“划不来”。农民工一旦落户城市,即使短期内土地不被收回,时间一长也就不好说了,关键是附载于农村户籍上的其他利益也将失去,这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的。对收入不高的农民工来说,他们必须好好思量落户城市后的生活能否得到保障的问题,比如,城里的房子是否买得起、工作问题怎么办。而这些问题在农村往往都不是问题,房子有,土地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也不愁。与农村相比,落户城市的成本太高,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农民工成为市民的念头。要想让农民更愿意进城成为户籍上的市民,更好地推进城镇化,必须放长农民的利益链条,比如,让宅基地入市,释放其含金量等。唯有如此,农民才能真正有底气、有意愿、踏踏实实走进城镇。进一步讲,必须真正打破城乡二元结构限制,让城里人和农村人在法律规定的范畴内自由流动,发挥各自所长,促进城乡统筹协调发展。农民迁徙到城市就自然成为城里人,同样,城里人也有获得农业生产资料的权利——大学生到农村从事农业生产、一些城里人有到农村生活的愿望,这种“新农民”可能越来越多。他们给农村带去的先进理念、先进技术,将成为农村和农业现代化的强大动力。相比那些宁可土地撂荒、农房空置,却要保留一个农村户口的人,他们更有资格当“农民”。这样的“农民”也更能提高农村人口的含金量,推动农村的发展建设。当然,更要认识到,提高新型城镇化水平,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并不是“消灭农村”,也不是让所有农民都成为市民。保留适度农村人口,无论对城市还是对农村,都是件有益的事。如果对这个问题认识不到位,认为只要给农民足够的物质与货币,就可以让农民放弃农村户口,也可能事与愿违。(原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张 勇)作者:张 勇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