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也能扶贫 不知道你就落伍啦

白家滩原是一个“扶不起”的穷村,15年里,3个政府部门轮流定点帮扶,穷帽子却始终没摘下来,全村158户人家其中贫困户有95户之多。但近半年里,白家滩先是建成了娄烦县现代化水平最高的养殖场,而且贫困户全部摇身一变,成了养殖场的股东。村支书尤爱忠忘不了2014年12月18日那一天,新进的万只蛋鸡开始产下头窝蛋,“扶不起”的贫困村终于立起来了。关键是,未来2年养殖产值将达到2000万元,届时,贫困户户均产值5万—6万元,脱贫板上钉钉。“借”出来的脱贫路白家滩的脱贫路其实是“借”出来的。“没有众筹扶贫,借鸡生蛋的致富路咱根本想不到。”尤爱忠说。众筹即大众筹资,多为通过互联网平台募集分散资本支持创意项目和小微企业。众筹这一互联网金融热词,缘何会与小山村结缘?话还得从山西证监局局长孙才仁指导的金融创新说起。 孙才仁是个接地气的金融专家,过去3年中有14个月在基层下乡。去年领了省里指派的扶贫任务,孙才仁往白家滩跑了10多趟后,决定打一场“一箭三雕”的扶贫攻坚战。“给鸡给羊、送面送油的传统扶贫办法之所以效果有限,原因在于没有建立起脱贫致富的内生造血机制。”孙才仁说,“农民致富不搞产业富不起来,但搞产业就必须解决规模经济和资金不足的问题。白家滩的贫困户不是五保就是低保老人,一没钱二没劳动能力,要致富就必须建立能人带头、股权联合的农村增收机制。”于是,山西证监局扶贫团队决定组建众筹基金破解富民产业融资难,同时推进合作社股份制改革,明晰产权方便资金注入,更值得一提的是,众筹基金借钱给贫困户,让他们入股合作社做了股东。白家滩山多坡多,蛋鸡和绒山羊养殖成了主要发展的产业,扶贫工作队采取市场化手段向社会募集资金,3个月陆续有26个机构或个人认缴出资共计170万元。钱的问题基本解决,带头人的积极性如何调动?贫困户打“欠条”成股东养鸡大户尤存林起初想不明白,“我养4000多只鸡,一年也不少挣,好端端的干吗要和村民一起搞合作社,年底还得给贫困户分红?” 为此,孙才仁提出,新组建合作社,带头人注资多少,众筹就借给他多少,而且原先的鸡舍等固定资产可以评估入股,确保带头人持股比例达到50%左右以调动积极性。养了几十年蛋鸡的尤存林,一直苦于贷不上款,养鸡场做不大。听了股份制合作社方案,老尤心动了,他说,“我做梦都想扩大规模,只要有资本,市场销路全都不是问题!” 众筹基金按金融交易规则向95户贫困户户均借予7515元,投入合作社以持有相应股份,五年后再由合作社负责偿还。这样一来,95户贫困户没出一分钱就分别拥有了养鸡合作社32.83%的股份、养羊合作社40%的股份。扶贫队工作人员樊昕介绍,借钱给贫困户的时候,很多人想不明白:“以前人家扶贫,都是发面发油的,你们倒好,竟然叫我们打欠条!”最后还是扶贫队和村委会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贫困户才全部签字按了手印。“打借条,意在培育贫困户市场经济的观念,也提醒大伙儿,要发挥股东的作用,发展好合作社。”证监局扶贫队长秦丽。 以等值的农副产品向投资者支付收益有投资就要有回报,钱投进去了,收益怎么定?众筹认购协议明确,认购期满3年后,有意向退出计划的,可协商退出或转让其出资份额。认购期满5年,根据项目投资回收情况履行清算。孙才仁说,“因为这次众筹主要体现扶贫性质,所以认购金额预期最高年化收益率为8%,由合作社以等值的农副产品支付投资收益,比如鸡、羊、蛋、杂粮、蔬菜等,这也是帮合作社打品牌促销路。”2014年最后一天,白家滩认购扶贫众筹的投资者收到了首批实物回报:1万只蛋鸡产下的头窝蛋。于永杰在一家国企上班,投了2万元参与众筹扶贫,他说,“这种扶贫模式很有新意,农村缺资金、缺思路,我们刚好有闲散资金,认购众筹不仅能贡献爱心,还有绿色健康农产品回报,何乐不为,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参与进来。”“只要设计出好的模式和项目,市场自己会找到发挥作用的途径和方式。”孙才仁说,“众筹扶贫就是让市场与政府一起使劲,扶贫也能变成人们共同的事业,变成大家都喜欢的事业。” 据介绍,市场化融资加快了白家滩产业发展速度,1个月建成鸡场,3个月开始产蛋,蛋鸡养殖规模从原有的4000只迅速扩大到1.4万只,年产量从14.4万斤扩大到50.4万斤。而同期建立的养羊合作社204只种羊也进入产羔期,今年4、5月份将进入产羔高峰。下一步,扶贫队和村委会计划继续引入资金扩大规模,使养鸡合作社蛋鸡养殖规模扩大到5万只,养羊合作社规模达到2000只以上,两项合计可使贫困户实现户均产值收入5万多元。“瞧那几孔窑洞,是冬初建好的土鸡养殖场,订好的2000只鸡苗春节后进场。证监局还给我们规划了饲料加工、果树种植、农家乐、村民土地流转等项目,今年要把养鸡场做成全县最大,养羊合作社从单纯养殖绒山羊发展为绒山羊、肉羊养殖,繁育配种基地。”村委会主任张保忠难掩喜悦.